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各少数民族信仰基督50年史

 

钟焕然 编著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基督教新教东来我国和进入内地

1、宗教的起源;

2、宗教信仰不同发生冲突;

3、宗教内部存在着矛盾引起的斗争;

4、基督教的宗教信仰;

5、基督教新教开始传到我国和进入内地宣传;

6、基督教循道公会的起源和进入我国西南边疆昆明、昭通、会泽等地;

7、义和团起义八国联军陷我首都——北京、西安教会受到的影响;

8、滇东北教会的发展和柏格理一度渡江(金沙江)向凉山地区彝族宣教;

 

第二章    西南各少数民族皈依基督教的原因

9、贵州大花苗皈依基督教史略和建立石门坎少数民族教会的经过;

10、西南各少数民族信仰基督教原因是要挣脱土司、大地主的锁链;

11、大花苗信仰基督教的原因;

12、大花苗在信仰基督教以前的生活状况与风俗习惯和信仰后的进化及对其他民族的关系;

13、彝族信仰基督教的原因和其风俗习惯;

14、傈僳族信仰基督教的原因及其风俗习惯;

15、小花苗与川、白苗族信仰基督教的原因和其风俗习惯(张夏禹);

16、布依族信仰宗教的原因和风俗习惯(王明基);

17、解放后各民族大翻身,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里得到优越的培养,过着幸福的生活(杨众德);

 

第三章    循道公会在我国分布的区域和行政组织

18、循道公会的行政组织和医药卫生文教事业的概况;

19、私立石门边疆中学的成立及政府接办改为石门中学的现在情况;

20、领导少数民族皈依基督教的党居仁和柏格理二牧师的传略

 

附件二:

1、抄石门圣教纪念碑文并解释其原文的意义;

2、吵石门圣教碑文的新旧苗文一份(朱明道)

 


 

前言

十余年来,许多同工和教徒,认为我家是西南教区昭通教会最早信仰基督教的教家庭,对教会的历史比较清楚,要我把循道公会进入西南的历史过程编译成书,以供全体同工和一般信徒有可能考证的根据。可是自己才识浅陋不能胜任,特恐冒昧从事贻笑文人。

后来石门坎少数民族的许多同学和老朋友们,知道我跟柏格理牧师一开始就办理他们信教的事务,对他们信仰宗教的史实很知道的详细,也请把他们最新信仰的经过史料具体叙述,使下一辈人得知他们先辈崇信基督教的原委。但我仍不敢孟浪轻举,因此年复一年犹豫不决。

直到1956年秋毕节专区召集一个参观团号召所属各县的基督教牧师、教士以及教职员前往贵阳参观,作者也列为团员之一。在贵阳,省宗教事务处和省主席优越地招待我们,并在这次开座谈会时,处长及各主任要我把少数民族信仰宗教的历史过程和风俗习惯写给他们做研究宗教的材料。同时也有大学教授罗、吴二同志(他们是少数民族社会史调查组),一再要求我把少数民族的各种风俗习惯写给他们一些调查资料。当时即向他们说明自己思想落后,老朽不堪,可是他们鼓舞我,坚持要我做些工作,我终于义不容辞地允许他们。只要求他们对我庸俗鄙陋的工作加以谅解。于是我就实事求是地写下以前所建所闻及亲身经过的事情。搜集平日所记的日记和每届教区教区会议记录和有关文件做才材料,实际直书,不记工拙。

可是各少数民族居住在滇、黔、川边区,区域既阔,交通不便,而各少数民族的经济文化不平衡,且各族的生活环境不一致,不应做片面的论断,还需得征求过去在各少数民族里面工作过的各个同工们供给一些材料才能完成任务。所以从贵阳归来后即向各方面咨询各同工,并请他们参加此项工作,因此迁延至今,尚希原谅。

本书内容:

本书原为供给宗教事务处和民族事务处而做,同时也为会内同工和信徒们渊源的文献做参考资料,因此必须做三方面的介绍工作:首先从宗教和人类的关系开始,继论宗教与宗教间的矛盾,末了说基督教变质和改革区分新旧的名称;最后述及新教东来我国和进入内地宣传的原因,以及受到层次的阻碍和宗派纠纷。

本书三章共20节目。第一章专论宗教;第二章叙述各民族崇奉宗教的原因和其传统的风俗习惯,叙述风俗习惯仅就民族的衣食住和婚姻、丧葬礼仪及节日娱乐等项。第三章叙述循道公会在我国分布的区域和行政组织,并略谈区的医药卫生和文教事业情况,并把对少数民族起着很大作用的两个宣教师党居仁和柏格理的道德品质做概括的叙述,留作少数民族的纪念。

附件二:

1、石门坎圣教纪念碑汉文;

2、石门坎圣教纪念碑旧苗文。

  

 

 

循道公会的起源和进入我国西南边疆昆明、昭通、会泽地区

一、循道公会的起源

从马丁·路德改革宗教后,新教自由信仰的内部宗派纷起,由于各人的思想不同,意志观点不一样,各自为政,大都采取民主政策,各自组织其行政规律和崇拜仪式。于是西欧各国形成新旧两家的并立,而新教各派在各国社会里迅速发展起来,甚至有些宗派竟被尊崇为国教的。例如安息日(主甘)会被尊崇为英国的国教。凡是尊为国教的宗教都仅仅由其形式的宗教典礼和外表的仪式制度,缺乏内心的虔诚精神。当时安主甘会在英国便只是形式化,毫无活泼生动的精神。约翰·卫斯理见到这种状况,感到不安,很想改变这种徒守形式,不重内心虔诚的教会。可是事实不允许。必须热诚虔诚地崇拜神,得到很多信徒的同意,竟成为一活跃复兴的教会,这个新的小集团,终于感动了各阶层的社会人士加入他们的集团。因为是卫斯理牧师发起的,以后无论发展到任何地区,人们都叫他卫斯理宗。

传来我国的卫斯理宗有着各种的名称,如像循道会、偕我会、优美会、美以美会、监理会、卫理会都属于卫斯理宗。最后各会召开联合会议,才改名为中华循道公会。然而现在各地区仍有照旧名称的习惯。

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是1930年几个公会组织新改的名称。

循道公会分布在我国的区域,有华北教区,华东教区,华中教区,华南教区和西南教区。而华东教区又分宁波、温州两个教区。华中教区也分湖北、河南两个教区,共有7个教区,都是由约翰·卫斯理牧师改组而发展起来的宗派,所以统一属一会。

早在五口通商时就来宁波设教堂宣传(卿道光14年,1844年)。当时虽得在五口宣传,还是被清廷限制,传教士只准在城区宣传,要是离城50里外宣传,或游历宣传,政府不负保护之责。直到咸丰11年天津条约允许内地通商传教或游历而后,中国的门户打开,全国各地省腹地任由外国人赁屋居住,于是各国宣道士竞先来华设教堂传教。唯我西南边疆,,直到光绪初年才有教士来到。因这时太平天国已经被满清勾结英、美、法帝国主义夹攻失败了。黔东南苗族起义和云南回汉冲突都先后失败。又得到湘皖汉奸曾、左、李、胡、骆的支持使将死的满清有得恢复其统治权。然而内乱虽平而外患加深,终至我国变成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有人说英、美、法也是派人与太平天国订定通商条约,因为太平天国拒绝了帝国主义的许多条约,尤其以运售鸦片入我国一问题被太平天国严词拒绝,他们知道太平天国不像满清任由他们要挟,才决定帮助满清夹攻太平天国,又遇太平天国内部涣散终于失败。

 

二、循道公会传到西南腹地昆明、会泽昭通一带地区

清光绪9年(1883年),基督教新教才传到云南(内地会在内),是昭通滇东北破天荒创设教会的开始。我会仅在昆明、会泽、昭通三处设教堂,而内地会已在滇西大理、曲靖以及贵阳安顺等地设教堂传教。这时我因刚出生,我家还没有信仰基督教。只听到两个外人在城里宣传,一个姓万、一个姓索,他们从长江逆流而来到昭通的时候,租赁房屋住都很困难。虽然他们穿着中国服装,也会说几句中国话,像中国人一样,可是他们的皮肤面貌与我国人大不相同。人们少见多怪,都有歧视的观念。因此人都畏而恶之,不肯租房给他们居住,还是清朝官吏替他们寻找住处,才在城内学院街租到一所民房暂时做宣教工作。那时是科举时代,清朝定例是3年一考试,各省派一主考到省城考试,全省的秀才叫乡试。另外,在每省的府分地区(即现在的专区)设立学院,每到考试的年份,由中央派一学关轮流到各专区考取各县的考生,取中的就是秀才。

万、索二教士居住的学院街,就是要乘这考试的机会,向各州、县来考试的考生和群众宣传宗教,企图把福音的种子散布到各县去,准备将来在各州县设立教会的基础。可是当时的群众虽听到洋人的名词,而从未见过洋人的面孔。今日乍见拥挤不堪,幸亏他们已学会普通的中国语言,又用和颜悦色的态度,谦虚温和的态度对待群众,群众也就渐渐地接近他们。

在当时做宗教工作的教士,必须有基督忠实的意志,怀着冒险牺牲的精神,百忍不拔的耐心,才能肩负此任务。西人到街场传教时,往往遇到人呼叫“洋鬼子”,或向他们抛掷石块,或当面嘲笑谩骂,而他们都是置若罔闻,随时对人表示友爱、真诚的态度。不是一时的忍耐,而是这样长久的作为,因此人们也就渐渐地和他们往来。他们也就渐渐地和本地人取得联系,他们在宣教工作上也取得了作用,减轻了一些困难,有时还得到人的欢迎。由于他们的恒久忍耐得到许多人的好感,逐渐有人来教堂听教。

他们的女人也和本地的妇女接触彼此认识,,他们也对妇女们宣传宗教教义,尤其是妇女比男子容易接受,每到星期天就邀约来教堂听到道。昭通第一个信仰基督教、受洗的是一个姓马的老太婆,以后相继加入的也是几个老年妇人。

这样一来,教会就有萌芽的生机了,因这些老太婆加入教会之后,他们不单独有他们的子女儿孙,还有他们的亲戚邻里互相往来彼此谈论,也容易把宗教的道理介绍给他们。在这35年的时间里,由于这些妇女的介绍,人们渐渐了解基督教的教士们。把过去怀疑宗教的福音,逐渐解除,就愿意来和西教士谈论辩驳。由辩驳而认识宗教的也有人,于是教会的基础逐渐结实,来教会听道的越来越多。但屋宇太狭窄,不能发展,必须另寻宽敞的地点才能容纳,而此时租赁房屋,不像初来时那样困难了,也就在东门外集贤街租到一栋宽大的房屋。

此时樊教士已离昭通,仅索教士夫妇在昭通办理教务,他夫妇积极活动,想把教会扩充组织,但是中国信徒虽有增加,而宣传宗教人才还没有培植,仅他们俩力量有限,急需要有华人补助,工作才能推动。

于是这些女信徒各介绍他们的子弟,由张母介绍他们的次子张华堂,鄢母介绍她的儿子鄢雨沛还有其他几个人来学习宗教教育,训练他们做宣教工作的人才。结果只有张华堂、鄢雨沛两人勉强合格。其他几个人都不适合做这工作而中途放弃了。有他二人辅助索教士做宣传工作,或往乡场步道,或到农村宣传,均有一人住室内,一人偕索出外工作。

索教士的爱人对这些女信徒爱如亲姐妹,尤其对这两个华人教士爱如明珠。他见到农村里的贫苦农民尽量的帮助,因此,更得到人民的好感。每到星期日,集会礼拜,不仅城内的邻居参加,距城几十里外都有人赶来参加。他们见到教会日趋发展,他俩只能顾及昭通城区,此外还有许多县城的村镇无人去宣传,他俩就报告总会另派人来参加工作。他也积极到外县去宣传,当时莫说公路、铁路,就是邮政电报都没有设置(昭通设立邮政是在1903年,电报是1907年才从威宁栽电线杆到昭通),当时的邮寄是由麻乡约保办,旬月或半年邮寄一轮,消息极不灵通。寄到国外的邮件至少必经年累月才能到达。总会得他们的报告就陆续派志愿国外宣教的人员来补助。

 

公元1887年,邰、柏二教士及乘轮船东航来到上海小住,换上中国服装、假辫。当时要到内地的传教士必须跟内地人一样的装束。他俩在上海换了服装后就到安徽安庆学习中国普通话和语言。因他俩的天才和努力,进步很快,未到一年已能演讲中国官话并写稿,冬初即由安庆西航到宜昌换乘帆船逆流而上。不幸到达三峡帆船倾覆,衣服、行李、书籍、器用尽遭损失,所幸他俩自幼练习游泳,且是游泳的能手。虽浮沉于波涛汹涌的浪涛中,终于战胜龙宫的浩劫,未遭灭顶的惨祸。可是仅一身免,而旅途资金无着,远来异国举目无亲,告贷无由,处此绝境谁不动心,誓不折回宜昌,求助于同乡,准备一切另乘小船抵达重庆。

过圣诞节后,仍乘帆船到宜宾。从此离长江跋涉陆路,进入云南。山路崎岖难行,虽有马匹不惯乘骑,历半月之久才到昭通。

不料索教士因往彝良县步道染疾而归,医治无效,竟尔遗妻别友溘然长逝。

可惜正在这教会萌芽之时,遇到此种不幸。幸而有邰、柏二人来继其后,不久有吉、何二教士及几个女教士先后来云南参加工作,分往昆明、会泽、昭通3处,负起三地教会的宣传工作。只可惜索中途去世,他们夫妇正希望把福音传遍滇东北各县地区,不能达到他的目的就去世,实属遗憾,家下极堪惋悼,因写讣而为他追悼:

呜呼索牧,我会先锋。基督忠仆,为道热衷。山航海,远来亚东。跋涉艰苦,来到昭通。效法基督,和蔼谦恭。爱人如己,援助贫穷。待人接物,开诚布公。阐扬无道,感化须诋。横逆不较,度量宽宏。为人真光遍昭,不丹沐雨椰风。竟把福音种子,播种群众心中。建筑西南教会基础,迺宏伟力丰功。恒怀坚韧奋斗,勇往奔走西东。不期天翁有命,递而招还天宫。幸喜福音种子,潜然发育滋荣。因微而著,枝于茂密葱茏,苗而秀秀而实,含苞吐蕊实蓬蓬。由滇而黔,果实累累满园中。

——教末钟焕然敬

 

三、滇东北教会的萌芽和发展

索牧死后,他的爱人把他的遗体购地葬于昭通城东边的坭井。仍留在昭通助理会务,益加努力,爱护教会,照顾信徒。好似忘了她是刚刚孀居一样。

这时又遇昭通连年水灾,山地歉收,农民饥寒交迫。嗷嗷待哺,虽然滇督派龙沛然来昭通赈济,但杯水车薪何能济事。这位女教士见到遍地哀鸿,一个小小的教会经济有限,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徒唤奈何?但她仍心怀慈爱,偕邰、柏二教士同心协力节衣缩食尽量救济灾民。正如俗语所说:“善门难开”,这样以来致使福音堂门前拥挤不堪,一般群众先前对洋人都歧视,现在竟成为救援的良友,于是把教会认为是慈善的机构了。教会也因此细微的布施化解种种的障碍。

因此,1898年四川余成栋闹教的风波都没有波及昭通教会,可说也是这些小布施的作用。

邰、柏二教士到昭通不久就到昆明做宣教工作,当时云南人因英法侵占越南、缅甸之后,恨洋人为眼中钉,他俩在昆明工作极其困难。表面有满清官吏保护外侨的政令,实际是掩耳盗铃的空文。有时还唆使市井流氓捣乱,百般侮辱阻挠,一致邰慕廉忍无可忍,顿起抛友弃职回国的念头。他离昆明走西昌到重庆,得友人劝住叫他莫负初心,他也恍然大悟,返回云南,到了昭通,就住在昭通工作,协助索恩妻子办理昭通教务,添设义塾,招收贫寒无力就学的子弟,免费读书,同时设立免费诊所,使一般无钱就医的贫民来所救治,这样教会规模逐步就绪。

1893年,柏格理偕同韩孝针女士到重庆结婚,冬月返回昭通。适逢邰慕廉要休假回国。柏即住昭通继续昭通教会的任务。索牧师的寡妻也同邰一起回国。 

柏格理和埃玛积极办理昭通教会事务,增加妇女读经及女子识字夜校,使妇女享有念书、识字的权利,教会活动更觉生动。

1894年,中国甲午战争,中国被昔日一直谦卑的邻居打得一败涂地。全国震惊,上层知识分子,见到祖国危亡的现象,愤恨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念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遗训,群起某挽救之策。或号召同志从事革命救亡,或秘密结社团结群众准备起义,更有上书清帝要求改革维新,励精图治。另有请求废除八股科举取士,兴办新式学校。造就专门人才,谋富国图强等等。

柏格理看到这些,料定中国必须维新不可,他就急力以输入西欧科学为急务,尤以兴办教育为目的。可是原有的义塾不合学校的设计,而且他计划访西方的教育男女并重。不仅培养男子而同时也要培养女子。他一方面把原有的义塾改建扩大范围改建为中西学堂,一方面另购地基建设女子学校,落成后定名为优美会女学堂(那时没有学校的名称)。男女两校均添聘教员教授中国文学,他和妻子埃玛分担地理、算术、卫生等科学。

可是当时内地风气闭塞,学生的家长们只知道学生当读的是四书五经,今听到要他们的子弟学习地理、算术等科目。认为是读洋书都不叫他们的子弟学习,立即叫他们退去学生。于是纷纷退学。除信徒子女外,有少数贫寒子弟仍继续在校念书。但是柏格理任由他们退出,毫不介意,仍坚持照旧上课教授算术、地理等科。当西教士教授科学时,不仅学生奇怪,连几位老师都心存疑惑。认为是西洋人的学说,不会拿来传给中国人。这就可知当时一般知识分子的守旧顽固的状况。时在1896年,正是酝酿维新变法的前夕。

此年,即有庠生李国钧、李国镇兄弟二人(信教后改名为约翰,其弟改名为司提反),因疗病常来教堂求医时与柏接触,辩驳基督教义,逐步得到感化觉悟了福音真理。

李国钧、李国镇兄弟二人是昭通知识分子信仰基督教的开始,所以柏格理特别优待他俩。常教以天文、地理、英语、算术等常识。他俩更是积极努力学习,并热烈帮柏格理办理各种事物,益得到柏格理的器重。而国镇是益天才的青年,对各种学科进步及其迅速,尤其擅长诗韵律文字。他们是昭通本地人,亲戚朋友很多,介绍了多个亲戚朋友来信仰基督教。柏格理就用李国钧担任中西学堂的中文主任教员,和柏格理夫妇认真教授学生,学生增加不少,一年比一年的发达,此时,柏格理夫妇有顾此失彼的忙碌,于是去信请总会另派专门人员和医务人员来昭通办理教务。总会委派林树德和专于教育的女教员苏茂才姐妹二人,于1898年由英国启程来华,到昭通补助柏牧夫妇。另一方面急往会泽,和邰、付二位商量,拟把会泽学生迁昭通合并办理,以求事半功倍之效,可是遭遇戊戌变法,会泽学生家长们以为变法不成功是科学在中国不适合的象征,恐怕新学在中国执行不开,会泽、昭通学校合并的计划又不成功,一直等待总会派人来办理。

 

埃玛看到我国妇女缠足的痛苦,深感怜悯,常劝教会信徒首先把自己女儿的脚解放。开始信徒们不敢听从,曾经做不少的劝解,柏格理协助说服信徒,并请信徒开会讨论,由教会团体提倡天足,设立天足会,积极做社会群众的模范。开始各个信徒家中都怀着顾虑,因为当时的社会习俗,娶妻必须首先问脚的大小。大脚女儿很难嫁出去。天足会章程规定信徒和信徒开亲,男女双方都可以加入天足会,加入天足会的男青年不要娶缠足女子为妻,这样以来逐步克服了这种困难。但在初行的时候,遭到很多讥笑和讽刺,才执行在社会里面。柏格理一方面劝勉教徒在内部执行,另一方面恳请地方官吏,出示布告,说明缠足的危害,劝告人民不要让孩子缠足。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不生效,反而惹起群众反对,有写信,发匿名帖子给官府,造谣说,要把汉族变成彝族、苗族的种种坏话。但这也难怪人民反对,因为这种陋习从南北朝就流行到今天,有千余年的历史余毒,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也不是一下子就能革除。

柏格理说:“只要我们信徒实行,做好模范,使群众见惯,就可能使他们逐渐变化起来。”果然当时由柏格理牧师提倡教会信徒实行,虽然遭到许多谩骂,终于把这种恶习革除了。回顾我会实行解放天足到现在,不过60余年的时间,全国已革除了这千余年的恶习。

柏牧不仅对缠足一项,凡是对群众有害的一切迷信,他都尽量提倡改革。例如遇日月食之事项,人们不了解他的规律,缺乏科学知识,去鸣锣打鼓救日月,他不仅向人民群众说理由,还画图形编写文字,雕成木刻,阐明它的原因和规律,印刷单张遍贴街巷,使人们了解大自然的运动规律,用不着人们去大惊小怪的去救援,更不需要焚香祈祷鬼神。

在夏季,他看到许多需女,不知保护小儿的卫生,乱给孩子东西吃,让孩子喝不干净的水,一致很多孩子生病夭折。他的妻子埃玛原是护士,经常诊治小儿的疾病,见到这些小儿里有十之六七是害蛔虫生病的,柏牧一面购杀虫剂分给妇女,一面叫埃玛编辑小儿生理卫生知识。这样,一般人看了,便可以照顾孩子。

 

 

第七节 义和团起义,八国联军陷北京,西南教会受到影响

1910年,英国领事馆用急电催促,1900116日,柏格理启程前,特给一位慕道施行入会典礼,作者时已17岁,也参加过这次受洗大会,117日,由李司提反陪同,自昆明、蒙自、河口到上海暂住。

昭通教会暂由李约翰负责,

19013月,柏格理回到昭通,教会欣庆良牧回来及其兴奋,到城外数里。

这里的女生毕业后,各县也先后成立女校,都被各县聘请去当女教员。

柏格理牧师因为这次遇到困难深深感到教育人才。经过这次困难,尤其重视培养宗教人才。见到有宗教信仰的青年,特别重视,每到教区会议时,都尽量举荐适用人才。

这些凉山少数民族从来没有见过洋人,这时见到柏格理,他们很奇怪他会谈他们的话,又见他那和颜悦色的面孔,而且说一口流利的汉话,一看她就不是伪装的谦虚态度,就与他亲密起来

 

“江外是化外野蛮民族,政府不负保护责任。”英国领事馆来电制止。

他一面雇一同汉语的彝族常住昭通教他学彝语,一面花时间了解彝族文字和风俗习惯,学习他们的文化礼节。

许多惹劝阻他说,“彝族野蛮,原属化外,不受清政府统治,一旦发生危险无法挽救,不可冒险。”

他回答说:“彝族原来的叛变,多是由于汉族的贪官污吏用苛刻剥削的手段激成的。要用爱护体恤的政策来对待他们,培植他们,必能感化他们,使他们心悦诚服地归化。象诸葛亮南征时的宽大政策,现在过去1000多年,西南人还怀念他。学习李文斯顿在非洲的样式,把基督的博爱精神真真实实地表现出来,必能感化他们。宇宙人类不论任何凶暴顽固的人,都有他们的良心存在。”

他并说来中国的愿望,是希望学习李文斯顿,带领成千上万的人皈依基督。不料来到中国近20年的时间,不曾达到我的愿望。因为汉族受儒释道侵染久了,很难转变。我住昆明的时候,曾经失了一个机会。那时有一种少数民族红彝要我到他们那里传教,我担心他们有不正确的企图,就不重视他们,结果他们到天主教去信天主教,就是现在路南泸西一带的彝族。此后我后悔不该拒绝他们。现在要不是上帝又为我开了凉山彝族布道的门,我就永无达到目的的希望了。虽冒万险,牺牲生命,也不可辞。

第四章注释在我们是一家人

1909年,有人把英国探险家布尔克先生在凉山被彝族杀害的事实向他述说,他说,“这是因为他不懂彝族的风俗习惯和方言,触犯了该族的忌讳,才遭杀身之祸。”

先是龙先生的孩子在教会读书,他的爱人经常来教会看望他的孩子,和苏茂才姊妹接触,信了基督教。

 

第五章自资料。

4各人身着花衣,守门工友不让他们进去。我就上前询问他们来学校干什么?他回答是:“要来念书。”同学们和我带着蔑视的态度说:“你们苗族从来未听到过念书的。你们怎么会来学校念书呢?”其中一个人从怀里掏出两本书。我接过来一看,一本是基督教的《颂主圣诗》,一本是《真理入门简要》

1904年我们从州县出发宿高枧槽,次日到羊街,正逢赶场,观察来赶场的群众,果然没有一个花衣的苗族群众来赶场。差役张贴布告,我们把布告索指示的内容向群众解释,借此向群众宣传苗族信仰宗教并无损害别人的意思,劝群众不要乱听谣言,乱传谣言。当时即有人密向柏格理反映本处团守李士林家里现在还把苗族拴在家里,差役就领我们前去,李见差役领人来到,大惊失色,急忙把苗族人释放回家,才来见柏格理。柏问他为什么他要栓绑苗族人,他起先不承认。说我是黄门秀才,怎能做这些糊涂事?不时,被释放回家的苗族人领着男女老少一大群人前来诉苦,这时李才被迫承认。柏见他是一儒士,又是该地团绅,另一方面需要他压息谣风。就叫李召集所辖地区群众,要他向群众宣传政府的布告,一方面自己承认所信谣言的错误。从今以后不再听信谣言。第二天召集汉族、彝族、回族群众三、四百人,他当众宣传政府布告,并述说他误听谣言,把苗族人拴、打的错误,从此,这一带谣风平息。

 

未来信教发生的谣言,使整个苗族兄弟遭受惨祸,累及柏牧师和我们冒着风雨到威宁,在农村里面受了许多艰苦,当时很感觉难受。到了后来把风波消灭,又觉得很兴奋。因为这一次风波催促了整个少数民族——苗族的团结。一方面对基督教的推广起很大的作用,另一方面对苗族的文化生活也起很大的作用。另外,柏牧师这次旅行观察了整个苗族的性质,在少数民族中奠定了教会的基础,树立起基督十字架的旗帜。

 

第六章资料

旅行到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得知他们聚居的地点是在昭通、彝良、威宁1三县。准备在3县集中地带建立教堂。

党居仁从安顺到葛布后,顺便来拜访柏格理。互相迁就,各自缩小范围,把苗族居住地一半归内地会,一半归

 

同时雇请泥、木、石、瓦各项工人来石门建立房舍。我们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