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一)

图文:周忠民


5月12日上午,走访完成所有OCEF在贵州威宁县资助的学生,下午,赵校长送我到幺站镇,随后我返回到威宁县城…… 接到老伴从北京打来电话:“四川大地震了,你在哪里?你没事吧……” 由于笔记本电脑故障已经无法打开,也没有上网条件,我无法从网络上了解新闻,也没有条件看电视,本以为就是阿坝那里人烟稀少地区的地震,没有太在意。我找到一个小旅社,反正没有电脑用了,也没有条件上网,正好早早的睡,缓解多日来奔走的疲劳…… 当晚接到很多短信,都是询问“你在哪里?是否平安”,我预感到这次地震可能影响不小…… 5月13日,到县团委,再到威宁民族中学,联系在该校建立OCEF资助点的事情,随便提出要求:利用该校的计算机上网,以处理几天来的邮件并整理在汤朗小学走访的资料…… 中午,我在威中政教办公室上网,几次断电,但后来稳定了些,我按照习惯处理邮件、看新闻,不觉惊呆了——真的发生了造成严重破坏的大地震啊…… 我从网络上搜索各方面关于地震的消息,再无法平静地整理资料了…… 我是到过海城地震、唐山地震现场的,知道地震会造成的巨大破坏——在大灾面前,我该做些什么?我们民间志愿者和民间NGO该做些什么? 我同各地的民间NGO联系,表示如果需要,我可以立即赶赴地震现场,去了解一线的真实情况…… 我在电脑前坐了几个小时,不断地查找关于地震的最新消息,看到大量伤亡的报导,眼泪时时忍不住。下午6点了,不能再等了,经过威宁去成都的火车是7点半钟,我决定,立即返回成都……

5月14日上午9点多,我走出成都火车站,由于不知道哪路车能够到团省委——志愿者办公室是设在团省委的,我已经知道很多民间NGO都已经行动参与救灾,已经或者正在从各地赶来,团省委应该是这方面信息最集中的地方——我从车站出来一路打听着,直接找到了团省委的志愿者工作部办公室。

   这里不断有很多年轻人来报名做救灾志愿者




   办公室电话非常繁忙,都是志愿者报名和捐献救灾物资的事情


   我在那里等待同来自各地的民间公益团队的朋友接触,随便帮助做些准备黄丝带的小活计。曹鲁、程刚等在成都的朋友先后到这里同我见面。

   中午得知很多民间NGO在另一个地方开会研究协同作战的事情,我就赶了过去……






   在这里开会的朋友都去吃午饭了,曹鲁和我考虑到联合行动的组织工作已经有朋友在做,现在缺乏的是来自震区一线的信息,我们决定,尽快出发,前往都江堰,并争取到达映秀镇,尽可能前往震区中心——汶川县,争取为民间救灾提供一些一线的信息……

   成都街头


   我们的车,飘着救灾志愿者行动的标志——黄丝带


   通往都江堰的道路非常拥挤


   进入地震灾区——聚源镇










   这里就是已经有300多学生遇难的聚源中学,抢救仍然在进行(尚有两个班级的学生埋在瓦砾堆中),数千群众等在现场,期望能够能够有新的遇难者获救……




我们继续前进,穿过都江堰市区,到处看得见地震灾害造成的破坏和大量的救灾车辆和人员,看到多处排队领水的情况,但没有看到水源受污染和灾后出现疫病流行的情况.
















   臂系黄丝带的志愿者


   救灾的直升机飞过,据说敬爱的温总理已经亲自到达汶川震区


   奔腾的青城江


   我们过江后不久就在一个加油站前受阻,警察只让有通行证的车辆通过




   快到紫坪铺水库了


   加紧步行前进的曹鲁和姚凯




   过铁桥






   清晰地看到对面山体的滑坡,公路就是被多处这样的滑坡塌方所阻断的,我们所见到的车辆只能把救灾人员运送到这里,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确实还不能上来……


   紫坪铺水库,经过批准的救灾队伍被送到水库前,然后等待乘坐冲锋舟过去,再步行前往映秀镇灾区


   急切从外地赶回家的灾区群众只能步行翻山过去




   天已经黑了,很多人同我们一样在泥泞的山路上攀爬着


   穿过一条很长的隧道




   我一直以为,我的两个同行者在我的前面(我是为了拍些照片而有意在上山队伍的后面的),但过了隧道又走了有一公里多,我已经赶到了这个队伍的最前面,才发现我的伙伴不见了。幸好我们带了对讲机,开机联络,知道他们在山那边半腰就走错了路,并且两人都摔伤了。我只好再穿过隧道返回寻找他们……


   他们的体力已经不行了,爬上山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是无法做到了,我们决定返回山下,并返回成都。

   不过,我们毕竟了解了道路的实际情况,外来的无组织的志愿者贸然进入灾区确实问题很多……

   对面山坡上道路的抢修仍然在继续着


   回来的路上,我们搭乘了一段农用车,几个从山里出来的灾民没有钱搭车,曹鲁无他们付了车钱……






   到青城桥头了,都江堰组织的志愿者们仍然在活动着,他们为刚从山里走出来的群众递上一瓶纯净水……


   我们找到了我们的车,结果车出了故障,而在都江堰根本找不到修车的地方,结果只好向成都求援,成都的朋友赶来帮助修好了车……


   终于回到成都了,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多了,赶紧上网,把在这里所见到的汇报给大家……


5月12日14:28分,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

12号周老师在贵州威宁.从OCEF基金会小学威宁么站小学返,准备去石门坎.
13日收到周老师短信,已动身返成都.有救灾经验,要去为灾区做点事.

5月14日
周老师到成都。会合成都志愿者和各民间团体。
以下我收到的短信:
15:50    我和曹鲁姚凯已经向都江堰方向出发.
14日17:42 我们已经到达都江堰的聚源镇,到了那个已经有三百多学生遇难的聚源中学.抢救在继续,数千人在现场等待期盼会有新的被救出的人.
18:25    我们穿过都江堰市区,很多救灾车辆和人员,也见到佩带黄丝带的志愿者.到处是救灾账篷和临时搭建的小棚子.也看到有排队领水时的现象.
18:47    我们过青城大桥后受阻,但有通行证的救灾车可以过去.目前没有看到水受污染情况.现在我们离开映秀镇只有二十多公里.
21:48  我已经爬山过了紫坪铺水库上面的隧道,但同行两人均在爬山时走错路并摔伤。幸好我们带了对讲机。可以联系上,我从原路返回找到他们。他们体力不行。无法继续前进了。我们现在返回。准备回成都。这回也算有收获,搞清楚了路确实还不通。志愿者不要贸然进去。


5月15日
01:34  短信
车坏在都江堰,无法发动,从成都赶来救兵,正在修,估计一个半小时后才能回到成都。

上午10时左右,我在虹桥论坛看到周老师发的“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
周老师已整理上传了灾区第一手图片。
周老师到达成都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多。
下午一点多,我接到一个在媒体工作的义工电话急着要向周老师了解灾区情况。我很不情愿把周老师的号码给她,再三叮嘱先发短信。经过艰苦的一夜我很希望周老师能够好好休息会儿。

16:07 周老师的短信   “我们正在前往这里灾情最重的落水,红白镇,都属于什邡市。”
18:51 我们现在在洛水镇和红水镇之间,这里大量房屋倒塌,很多人戴着口罩。但交通基本畅通,到达现场救灾车辆很多,秩序很好。但离开交通线的情况怎样还不知道。


周老师!.............
我不知道周老师要走多远,走多深,我尽量记录周老师的足迹吧。
我知道在此刻的前方后方,有许许多多如周老师一般正忘我投入赈灾的我的志愿者伙伴们........
致敬! 周老师和所有战斗在赈灾前线的志愿者朋友们!
保重!!

——斯嘉

 


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续)

我们(《心守家园》的信天一歌一家,杨建,含冰等一行)今天前往什邡市了解灾情,先到了红岩镇 ,这里看到一些房屋倒塌,部队的营房也受损严重,围墙大都倒塌了


    了解到什邡市灾情最重的是洛水和红白两镇,我们驱车前往……






    从地图可以看到,这里离开震中区域并不远,离开汶川县城仅有几十公里


    进入洛水镇的范围了


















    有大量运送救灾队伍的车辆停在路边




    看得到远处山体大面积垮塌


    不断遇到有灾民转移出来


这里是洛水镇和红白镇中间的地段了















救灾人员在紧张工作












    这里离开红白镇仅有5公里了,我们的车辆再无法前进,也为了不再给救灾现场交通增加拥堵,我们

决定返回……















    据当地一个群众介绍,这里一座5层教学楼(原来是三层,违章在上面加了两层)垮掉,正在上课的

学生幸存者很少


    在向灾民分发饮水和食品


不断有朋友短信及电话了解灾区情况,了解灾区所需要的物资
    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是,由于气候热起来了,有发生疫情的可能,急需大量药品和干净瓶装水,同时 需要大量帐篷或者搭建简易帐篷的物资——从助学角度来看,很快就面临大批学校需要搭建临时校舍的需要,为复课准备条件
    另外,政府已经决定对通往灾区的道路实行交通管制,社会车辆没有通行证将不允许进入灾区添乱……
    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灾区了解情况汇报给大家……


这几天收到周老师的最后一条短信是5月16日12:02
“我们已经到达都江堰,准备前往映秀镇方向。”

今天早上接到周老师爱人电话,问周老师情况。
冒昧打扰罗丹知道与周老师同去的志愿者们17号有电话从汶川报来平安
(罗丹的声音是极疲惫沙哑的,我很理解这些天的繁忙和透支。)

赶紧打电话告诉周师母。
她心痛周老师老一个人走背着大包好沉,告诉她这次不是一个人他们有车
她说抢救现场是封锁的除了武警消防医务人员是不能进的。是的估计周老师这会儿很有可能是去了周围的乡村了。
危险应该小多了。路也是通的可能个别地区会有阻塞。
通讯信号可能不好。师母说有可能充电不便所以总关机。
周师母这几天打周老师电话总关机。
连续几天联系不上亲人而且这亲人还是在前线,这确实是很让人揪心的。

辗转了解到DENNIS与周老师同行.请他给周师母报个平安.
通过他也了解到在里面的一点点情况:
物资配给非常紧张.因为进入映秀道路不通畅,有限物资完全靠人扛进去.
县长也只每天一瓶水,有限物资首先保证解放军和医务人员.没能力照顾自愿者.
晚上睡露天,只有盖死人的尸布可稍做御寒。夜里都冻醒了浑身被雨(露)水湿透。非专业的自愿者确实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给当地救灾添麻烦,所以DENNIS与十几位志愿者决定撤出。
但周老师执意要留在里面,想找些事情做。他要自己解决吃喝。
撤出的人清晨六点多出发。饥饿,塌方,余震,经历艰难终于回到都江堰,当晚回到成都。
在映秀的情况,我相信周老师很快会以贴子形式告诉大家。

5月18日 22:43  收到周老师的短信:
我于晚9点回到成都,详细情况容后再汇报。先说一点,没有组织的志愿者,不要贸然进入灾区,特别反对那种不愿做小事,做琐碎事的志愿者,这样的志愿者不但帮不了灾区的忙,反而会给灾区工作添乱,会挤占那些本来应该给灾民的很有限的资源,但灾区也确实需要肯扎实做事的志愿者,我在那里看到当地救助站难以解决过往灾民喝开水的问题,我就和志愿者们把喝开水的事情接了过来,我们从两公里外把洁净的水抬回来,在废墟中找来木头做燃料,在一天里烧开水近40锅,使近千人喝上了开会。这样的做法得到了地方政府和群众的欢迎。

——斯嘉


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续2)

我已经回到成都,详情容后汇报。先说一点:无组织的志愿者不要贸然进入灾区,特别反对那些不愿做小事做琐碎事情进入灾区,这样的人进去不但帮不了灾区的忙,还可能给灾区添乱,还会去挤占本来并不充足的应该留给受灾群众的有限的资源……

   但灾区确实是需要志愿者的,需要那些肯做小事琐碎事情的志愿者。在重灾区映秀镇,我们看到,当地救助站无法保证过往受灾群众的喝上开水的问题,我就同一些志愿者把烧开水的事情接了过来。我们从两公里外的洁净水源把水抬过来;从废墟中找来木头做燃料,把水烧开供应过往灾民。在一天中我们烧了近40锅开水,让近千人次喝上了开水--我们的做法受到了当地政府和群众的欢迎……

   当地政府已经重视发挥志愿者的作用,抽调干部组织者外来志愿者参与救灾活动,希望进入灾区的志愿者能够到当地志愿者报到处报到,接受所安排的工作……


继续汇报我们在灾区活动情况:

    05-15下午,成都市公安局宣布对通往灾区的几条重要公路实行交通管制,没有通行证的车辆不允许通过。

    05-16一早,我和dennis Xu 从成都出发。一个朋友送我们绕道青城山前往都江堰,中间,我们搭乘摩托车走了一段路……























    我们本来准备通过都江堰景区前往紫坪铺水库,但这条道路也被管制了,我们下车步行前往紫坪铺水库
















    我们开始爬山,看到对面公路滑坡地段已经打通








    穿过隧道




    我们和一些准备前往映秀镇的志愿者强行扒上运送救灾人员的大货车




    大家通过各种方式赶往灾区







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续3)



    对面花上亿元修建的高速路桥已经断掉












    大面积崩塌的山体


    我们在这里下车,步行赶往迎秀镇,车辆则开往水磨


    我们步行走过这座危桥,工程兵正在对桥采取加固措施














    我们沿着小路步行翻山


    回头望去




    在隧道前休息












   灾民临时搭建的棚子,日子还得过啊








    dennis Xu的装备有点像进城的鬼子兵


    看到岷江里往下运送难民的大船,据说可以承载300多人












    疲劳的救灾的战士




   严重受损的厂房








    下面在开通一条新的通道(我走错了路,在受到严重破坏的公路上望下面,我得再慢慢地爬下去),下面也是渡口,有船和冲锋艇把人运出去……


    道路仍然在抢修(据说当天夜里可以修通),战士们背抗物资运往映秀镇















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续4)

钢骨水泥结构的公路桥竟这样不堪一击










    过去这里就是映秀镇了






    刚建成一年的璇口高中已经成为废墟


    整个镇上我们看不到一座还可以使用的房屋


    不时有搬运尸体的战士走过




    张县长把我们送到这里的救助站


    这就是救助站了


    路过这里的灾民只能喝上一小纸杯稀饭和领到比拇指大些的两三块饼干类的食品,根本喝不上开水,这里也喝不到凉水……






    看到中间坐着的那个妇女了吗?她是昨天被从废墟中扒出来的,竟奇迹般的没有受伤,现在她在这里帮助救助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在讲述自己的经历


    灾民在焚烧遇难者的遗物


    我们这些志愿者就是在公路上这样过夜的


    志愿者聚在一起开会,试图组织起来,做些我们所能够做的事情




    夜里多次余震后,新的一天到来了……


    对面的山坡又有石头滚落下来


    大部分志愿者感觉对救灾工作插不上手,又不愿意挤占本来应该提供给灾民的有限的资源,决定离开震区。少数志愿者认为可以找到很多急需做的事情可以做,留了来可以发挥作用(比如为过路灾民提供开水),他们留了下来。


走近石门坎——荞麦公社——新西行漫记2008—地震灾区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