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看《在天那边》有感

侯碧义


 

一声冲破世纪的钟声,一次冲破贫困、落后的呐喊,旷野中听到你的呼唤,凄凉的声音等待你去传救。

赛6:8节“我又听到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他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马其顿的异象催促着他——柏格理(下同),耶稣的使命在叮嘱着他,似乎太阳、月亮都在期待他背井离乡。

他踏上不认识的征途,坐上漂泊于深洋的船只,他离开了本地、本族、父家、往耶和华上帝指示的地而去。焦急和不安的心灵难舍地离开了岸边。走了,向一片从未可知之地、一片荒凉之地、一群过着野人般的民族、与世隔绝,而又充满落魄、寂寞、生死挣扎、胆小、贫弱、无知与愚拙的民族,经历几千年的逃难生涯,沧桑、赤贫的民族,以歌唱回顾,以故事互相倾诉着悲惨的境遇,以逆来顺受纪念那辉煌的历史篇章。

她——苗族(下同),是被世俗所遗落,被世人所歧视,被岁月所摧残,她在——“借酒消愁愁更愁”;借奢好去驱散蒙蔽于心底的阴影;借俗习赶走心底的仇恨与孤独,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更使这个民族“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因此她,越来越单薄,越来越消瘦,越来越懦弱够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奄奄一息,再也挣扎不动。漆黑的夜里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仗势凌人的地主、土司的轮番盘剥如狂风暴雨般深深地刺入她的心窝甚至骨节并骨髓。她崩溃了,她再也动弹不了了。

但她杳无声息的身影早已成了最好代祷词同着泪水当作馨香的祭向祂——上帝(下同)献上。纵使世人遗弃、贬斥她,纵使时代撇弃、毁谤她,但祂却爱他。祂早以为她预备了一道曙光,祂是她的希望,祂拣选了他,祂呼召了他,祂催促着他,祂牵引着他踏上新的征程……

颠来簸去,他经过了艰辛的行程,终于踏上这片从未知晓的黑头发小个子的异国他乡。

他——柏格理,成了苗族的救星,他对祂是那么的执着。他来了,是祂给他的看见,是他替她掀开了阴暗的乌云;他以祂的爱在向她呼唤,以温柔慈祥的声音,以迫不及待的友善抚慰着她。呼唤声,怜悯情,交织在一起,在等待她的醒起,黎明的来到。他把她抱起,再向祂祈祷,以眼泪洗涑、以心连心,乃祂之工作。她终于醒了,看见他的时候,甚觉诧异,一位黄头发蓝眼睛者侍立于她身旁。她不知其所以然也从未知其所以然,她是那样的感慨而欢呼,那么地敬佩而仰望。

自从他的到来,乌蒙山区已不再似以往之平静,而是兴起了振兴浪潮,她的儿女从四面八方听见这破晓慈爱的声音,都聚集与传颂,她脱除了昔日的消沉,快乐和喜悦成了她往来奔跑的动力。她开始了新的旅程,向希望、知识、生命不断迈进。她终于走出了一条路,一条又新且宽阔之路。她从日升之初到日落之时紧紧依偎在他身旁,他们又紧紧的来仰望祂的慈爱。于是祂以丰盛的慈爱来牵引着他们,以恩典赋予了她,她终于成长了。

他来了,成了她最忠诚的伴侣,因为:他曾完全拥有祂,为了祂,他来了,住于一个与世隔绝的荒郊野地、穷乡僻壤——乌蒙山区。涉足、骑马,他踏遍了乌蒙的山山水水。在她的故乡,他成了她儿女们的的慈父。无论甘苦,尽向他倾诉,他成了祂的代表,以祂最慈祥的面孔在她之间往来。

她身着梭衣,头戴草帽,酗酒成性的习惯早已消声灭迹,带来的是书声琅琅 、高唱凯歌的舒适情怀。知识从她而生,文明从他而来。乃因“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她——走出了大山,走出了贫穷与落后,走出了绝望与自卑,彻彻底底地走出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他是吸毒者的最大希望,是身心枯竭者的希望,沙漠中的活泉,似旷野中的道路,如战场上的开路先锋。弯弯曲曲、崎崎岖岖、连走带爬的路和他建立了深挚的友谊,他经受了一次次的跋涉,风雪交加阻挡不了他的行程,炎热仲夏也隔不断他对祂的爱——对她的服侍,野兽嘶吼也恐吓不了他对祂的效忠。他成了人们心中的圣人,成了她的盼望。看!石门山间:一座座宽宏、炫丽的教堂 、学校和医院在隐隐约约的云中、雾中被建立。成了举世瞩目的“海外天国” 、“锡安圣地” ,成了世界东方的明珠。除此之外,她的儿女为了寻得祂,彝良的山间、威宁的小道、威信、嵩明、会泽、昆明……的旷野、树林、一条条小路上,一口口水井、泉水边都有她们的身影。可怜,她们的生活——冷水炒面给了造谣者的机会,说她放毒,说她害人,她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是啊!是他一次次,再一次次的救了她,每当她绝望、痛苦无助时,他总是以祂的身影站在她身边。她笑了,他--(柏格理)也笑了,他们都欣慰的笑了。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可是一场伤寒病突袭了她,恐惧和凄惨再次出现,缺医少药的她又一次陷入了恐慌与绝望,可是他却在处处显出祂的爱,慈祥之手常挽着一只只,又一只只受伤的手。与一个个又一个个病魔争战不休,然而他也被伤寒病魔附上了。拥有祂的他,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了她,献上了最后一点挽救生命的药和针水,为她献上最宝贵的生命。

他走了,永远的走了,她带着颤抖的心灵,用眼泪唱起了离别曲送走了他。他却带着欢笑步入了那荣耀、美丽、辉煌的天堂。祂展开双臂,笑脸迎接他。住乌蒙山的她再也忘不了他。他,永活在她的心里,于是她在等待,等待祂——耶稣基督再临,和他相见。

而今,这片土地又如昔日的荒凉、消沉与茫然不知所措,你我当如何回应祂的呼召,重振祂复兴之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