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走近石门坎——文集

伯格理精神的普适意义

彭真怀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我们共同怀念和传承这样一个有伟大意义精神的牧师的事迹,我在想假如今天柏格理先生孩子站在我们面前,他会用怎样的语言相我们发问,他说他愿意以他的身躯,为中国的进步铺路。今天110多年过去了,150周年的诞辰和纪念活动也在这里拉开。我在想柏格理先生当初当时到石门坎去,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对于今天文化的重建,精神的塑造,有怎样的启示意义。

大家看到我的身份介绍,北京圣贤文化研究院,最近我在做一件事情,我在寻求我自己个人内心的归宿。去年我50岁,我在50年前曾经辉煌过,中央也给了我一些重大批示,包括国家的一些重大决策,和达赖的谈判,我都是见证人,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对马英九执政以来的两岸关系,我是见证人,包括台湾应该不应该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到50岁以后,也就是柏格理先生去世的最宝贵的51岁的时候,我在想我的精神归宿是什么,我看到了前面的短片,看到浩武组建了后援团,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了,这不仅是一个人的命运,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是整个人类的命运,在这里向我们发问,正因为如此,我开始从学者圈里退出来,我在思考人类向何处去,乃至我们最可爱的中华民族向何处去,这也就是我今天发言的主题,柏格理精神的普适意义。

第一,人和环境的关系问题。我们的水源、土壤、大气都污染了,在诺大的中国,我们找不到一处三净之地,这是我们今天重新思考,在这里重新研讨,重新构建柏格理精神文化来自信仰真正的意义,我们是天地之子,在我们的天坛树立的牌位是皇天上帝,上帝的概念并不是西方的,并不是柏格理先生的,并不是圣经的,上帝是我们中华民族固有的概念,我们称之为皇天上帝。我们从中国有文明史以来,我们一直有上帝的概念,在说到天地人的问题上,其实中华民族一直不落后于西方文明,但是我们缺乏一种普适的价值和概念,去解释中华文明的意义。所以人类环境的问题,人是天地之治,柏格理先生来到了贫穷、缺水西部一个叫石门坎的地方,用他的爱,用他培养爱的能力,在这里首先改变人的环境,然后改变自然环境。因此柏格理精神的普适意义第一条,就是重新树立人与环境的关系,重新构建人与环境的关系,要尊重环境,爱护环境,要敬畏天地,要敬畏环境,从去年开始,我每一年都会在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带着我的三个子女,去跪拜天南地北三个方向,我在跪拜之前我说我是有罪的,作为知识分子,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我华而不实,我对不起祖先,对不起中华民族所有的天地神灵,也对不起人类给我的智慧,因为你们养活了我,我却没有做到。我想这是柏格理先生精神文明和他的教化给我们最重要的普适意义。

第二,人和社会环境的关系问题。朱焕章先生的命运,在一个旧时代,他可以拒绝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司长的职务,但是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他担任的是民族教育科副科长的角色,而这样的角色,也不能让他很好的发挥他生命的光与热,成为石门坎乃至整个贵州,整个民族的一个指路明灯和标志性旗帜的作用,最后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一个结局。这样一个具有信念的人,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人与社会环境如此紧密,并触目惊心地结合在一起,我们讲的卞淑美女士,今天也来到现场,我不太清楚,她在学校担任校长九年,最后又选择回到另外一个地方,对于这样一个真诚的,以自己的信念去做事的小学校长,我们为什么不能解决她在当地从事教育长期的制度环境,我没有和卞淑美女士交换过意见,我知道她有她的苦衷,和我刚才她的谈话当中也流露出来,遇到各种各样的刁难和阻挠,今天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孩子教育,成长环境,各种情况,回归到我们这个所谓的主流社会里,为什么?是人与社会环境的思考,这也是我对于柏格理先生精神普适意义对我的思考。

第三,人和他人关系的问题。柏格理先生用教育唤醒人心,唤醒人类追求美好,追求真理的共鸣,来自他发自内心的唤醒,他创造了文字,于是出现了一个和谐宁静,乃至在这个区域成为文化的高地,文化的天堂这样一个溢美之词,乃至中国石门坎成为一个国际通用的概念,这个对当下中国特别具有思考意义,我们靠什么?刚才在座各位发言同志已经多次反复提到,靠教育的力量,信仰的力量,精神的力量,特别注意的是爱国的力量,要让我们的人民学会培养自己爱的人。
第四,人与智慧的关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直在回避,不仅包括柏格理先生所传播的基督教,也包括佛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等主要宗教,都在启发我们,人应该思考自己的前世、今世和来世,所有宗教无不寄托在我们对前世、今世和来世的思考中,在这一点上,所谓宗教的力量,信仰的力量,空谈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借助对生命本身的敬畏,不懂得因果,不懂得传播爱,不懂得认识自己,任何的所谓信念的传播都是空洞的无力的,我们看到了我们今天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与我们生活差距甚远,因为他没有关注自己,没有关注人、生命和自己,自己都没有把自己当人看,怎么可能关注人与他人,人与社会的关系。

今天我们在这里探讨柏格理精神的普适意义,也是跟大家简要汇报了我从去年开始正在进行的一个研究,这就是人学,主要的宗教,人类所有的思想家,所研究的问题,无非在这四个方面,人与自我的关系,认识自己;人与他人的关系,与他人和谐相处;人与环境的关系,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顺天而为;人与社会的关系,在国家、社团、组织学校乃至其他社会团体中,必须有爱的纽带,上下或者左右爱的纽带的传递。因此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所共同讨论的问题�

走近石门坎——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