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走近石门坎——石门文集

石门记

 

(一)寻找与追随

来到了石门街上,带来了一车的垃圾和满身的尘土。时值正午,怎见满是清醒的梦游人。

我们要寻找一个地方。闻圣乐响起,循声而至。

还未及开口,灵魂已经开始歌唱。

妇人、孩子、老人、壮年男子,我们同在一片天堂的天空之下,如此贴近。

苗语的颂赞,如山涧、如溪泉、如细雨和风,如乌蒙山腰缭绕的云雾,荡漾奔腾,一切赞美归给荣耀的万王之王。

灵魂,只有灵魂,不受约束,上得了天堂,也下得了地狱。

它要找到神灵,本是如此之易。

而人要找到人,却是费尽周章。

律师在寻找律师,父亲在寻找儿子。

一座高墙,你看不见,也穿不破。

对血肉之躯的阻挡,只需要几根铁管,和一座石墙。

只有灵魂,可以追随飞翔。

 

(二)赐下怜悯

华丽的形式,终究灰飞湮灭。

大操场、游泳池,医院、学校,已是残垣断壁。昔日的繁荣,只剩下一座座遗址。

石门并未苏醒,仍然沉寂。

三十载的付出,三十载的收获。是以成就人间圣名,而永恒留给神来纪念。

我颔首祷告,祈求赦免,并赐下怜悯。只有怜悯成就爱的完全。

 

(三)灵魂的药剂

麻风病,身体慢慢被吞噬,医院可以为此建立。而灵魂的残缺,该由谁来开出药剂。

你说我们是向死而生;他说我们是向生而死,只要你活在基督里。

师兄拿出铅笔,写下一个个名字,而不是中草药的方子。

他说,我们要建立关系,而不是简单的认识;一切事情的成就,全在爱的关系里。

我们是链接,要把一个个名字输入到天堂的永活的名号薄里。

这便是灵魂的药剂。

 

(四)谁给我做见证

妇人撑着镐划着船,我们在海子里游玩。

时值正午,到处都是游人。怎见天空倒映在黑水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打捞出那湛蓝。

所有的一切,都了无生气。喋喋不休的妇人,仿佛纵有一千把钥匙,也打不开这里的一个门。

忆起十年前的自己,在这里忙碌:修路搭桥,思想种什么会有个好价钱。

如今,一切消失殆尽,连石头也不愿意给我作见证。

 

(五)向死而生的美丽

我曾经去到一个村庄,要宣扬养蜂的技法,为了更好的生计。

村庄的人们刚做完礼拜赞美。我一抬头,看见人们祥和的脸庞,我确信他们是亚伯的后裔。

无需建造城池与兵器,

也无需担忧生计,

你可知道,他们脸上的痕迹,已显露了上帝的护庇。

“一粒芥菜种,落到地里,死了,结出千万粒种子来。”

这就是向死而生的美丽!

 


石门坎麻风病医院旧址,光华小学校友陶老在讲解麻风病医院历史

石门坎福音堂的礼拜天

柏格理墓前的小土堆埋葬了当时一起染上了伤寒病不治而亡的学生们

 


走近石门坎——石门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