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走近石门坎——石门文集

李克玲在纪念柏格理

逝世百周年会上的讲话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

在纪念柏格理先生逝世百周年之际,我们首先向这位伟大的英国传教士致以最诚挚的敬礼,并祝愿他英名永在,后继有人!

柏格理先生在华三十一年,在边远县份、在穷乡僻壤,完成了上帝给予他光辉的使命,表现了他忠心事主,传播福音于民众的崇高精神。这些都是为国家、社会、民众所公认的。

我们昭通李氏家族,就是在柏格理此种精神感召下而随其左右,忠心事主,一心为主效力,甚至献出了生命。

这里,我先引用《云南基督教史》中的一段话:“关于昭通传教站的建立,乃至基督教在昭通市的传播,发展,有一戸人家不得不提及,这就是李国钧(入教后也称“李约翰”、“李岳汉”)一家七兄妹,他们是昭通城内最早接受基督教信仰的人家,其七兄妹中,有三人在昭通基督教界影响最大。”

我就简略讲讲这三人的事吧。

我爷爷李国钧原是清末秀才,1898年入教后便到武汉华中协和神学院学习。毕业后便返昭通当牧师。

他动员了不少亲友入教。后又随同柏格理在昭通西北与川南凉山一带传教,历尽艰难危险,终有成就。

柏格理很欣赏他的讲道。多次夸奖爷爷讲得多而且讲得好,能吸引并打动人心。回昭后,他又帮助柏格理筹办学校,并负责主持基督教与学校工作一直到1927年。其间,爷爷还随同柏格理等人赴威宁传道与考察、交涉办教堂与学校的事。

教堂与学校办成以后,爷爷又多次前往石门坎,除了上课弥补教员短缺以外,他着重培训苗族自己的教师与传道士。这种分批培训任务一直坚持到苗族教师与传道员能独立工作,坚持到1915年柏格理逝世为止。爷爷才与其他汉族老师分别返回昭通。

爷爷回到昭通后仍负责教会工作,同时在明诚中学兼课。

石门坎苗家人对爷爷心怀感激,特请爷爷为他们撰写史志。爷爷给他们写了苗族《溯源碑》,用简明优美的文字记述了苗族几千年来的历史和信仰福音的历史。

1915年柏格理逝世,爷爷又为他写了《墓志铭》,充满激情地诉说了柏格理为造福当地苗民的动人事迹与献身精神。

1915年,由易理藩继任西南教区区长。他带领爷爷与五爷爷李国镇等人到昆明修建锡安圣堂。几经周折终于建成。(至今还在)

好多书中提到教会在昭通办麻疯病院,该病院院长一直就是我爷爷担任,直到昭通解放。

19504月,爷爷不幸被捕,不久便死于狱中。享年81岁。我们至今不知他被捕的原因。

不管怎样,我们确信他是无辜的,也许是上帝的安排,要他到另一个地方传播福音去了。

 

我五爷爷叫李国镇,入教后取圣名称李司提反。他被送到成都华西大学读书。因为善于交际,毕业后回昭通便担任柏格理的翻译,一直随其左右协助办理教会、学校等事务。同时又以牧师的身份宣教布道。

1905年,他随柏格理赴石门坎办教堂和学校。他多次为传教、办学以及为穷苦人争取减免税赋地租,与柏格理冒险前往当地汉、苗、彝土司衙门交涉,总要遇到抵制,甚至以杀戮相威胁,但他们心中有主,置一切于不顾,无所畏惧地力争,最后终于以成功胜利而返。他们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得到土地以后便开始施工建筑教堂与学校。

这时,苗族同胞要求入教的人多起来了。柏格理就安排凡是要入教的先要经过李司提反初步审核,他首先同意后才能入教。

石门坎教堂学校建好后,由于师资与传教人员不足,柏格理又从昭通调来一批汉人,其中有我爷爷李国钧。他除了教学还要负责培训。

教堂要扩大。柏格理、李司提反等人选中距石门坎五十里的咪咡沟建教堂与发展教徒。于是李司提反等三人,修建了一所可以容纳800人的教堂。柏格理看了照片很高兴,他说恐怕在中国西部它要算规模最大的了。

 李国镇显示了他对主的忠心,办事能力又强,柏格理对他很信任,把创苗文的任务交给他与苗族杨雅阁等人。他们苦干了数月,终于拿出一套苗文来。柏格理本人在《苗族纪实》一书中也坦然地称赞李国镇在创制苗文工作上有“特别的才干”。后来用此苗文译出《圣经》和学校课本。此苗文一直流传至今。现称老苗文。

我五爷爷长期住在石门坎,他熟悉苗文,与当地苗人相处甚好。在《苗族溯源碑》上都夸奖柏格理和刘映三、钟煥然及李司提反,说他们是苗族人民念念不忘的人。

1919年,我五爷爷随昭通圣道公会英国牧师何永学到昆明开辟新的教区,拟在金碧路修建锡安圣堂。但因教派冲突,此次未能成功。于是,我五爷爷便只身回昭,行止嵩明附近即失踪。从此便再无信息。

张道惠牧师写道:“这是一张处于巅峰状态时的李司提反照片,引起了我们对他的热爱与记忆。他是一位有能力的布道员,对于福音真理具有清晰的洞察力,善于运用说服力与力量表达自己的信仰。……他是一位楷模式的丈夫和父亲,尽管是一个汉人,对于基督徒的男子而言,他是一名光辉的榜样!……由于他的离世,传教社团失去了一位最忠实的追随者,最优秀的布道员和教会知名人士。”

我五爷爷为他所信仰的真理奉献了一切,包括正处于风华正茂的中年生命!

 

 

我的四姑奶奶,我们习惯称呼她小姥,她叫李多迦。由于受兄长与家庭的影响,从小就接受基督教教义。1907年有美会英国女教士苏穆才来到昭通,与李多迦关系日渐亲密,后来竟同住一起。

苏穆才请李多迦担仼有美会女校副校长。后又去英国留学。1926年回国后终生服务于教会。在她任女校副校长期间,课程设有《女儿经》,也教一些编织刺绣等女工。“该校是昭通女子获得平等,受新教育的开始,对反封建作出一定的贡献。”该校一直办到1951年,近40年,培养学生二千多人。

她退休后还开过保赤医馆,免费为穷苦人与乞丐治病。

1960年,小姥因与苏穆才通信而以“里通国外,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被捕入狱,直到1978年才出狱。晚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1980年的圣诞节,李多迦的学生与她共庆圣诞节。市委有关领导人与亲友都参加了。这也是对我小姥李多迦的肯定与赞扬。她1982年逝世,享年96岁。……她的动人事迹很多,由于时间关系不再讲了。

综合以上所说,我们李家先祖能有所作为,与柏格理先生是分不开的。柏格理是他们的引路人,引他们走上一条为大众服务的道路,把云云众生教化为懂得真善美福音真理的人。使他们也忠心事主,紧随柏格理左右,终成为柏格理的最亲密的助手、同事和朋友。

我们作为后代,为先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要学习他们的精神,但我们更感激柏格理等先辈为中国劳苦大众、少数民族所作的无私奉献!感谢他们,记住他们,他们是我们的光辉榜样!

 

2015.9.1,昆明

李克玲老人在柏格理逝世百年纪念大会上发言。

(照片提供:李克玲)

(照片提供:李克玲)

 

(照片提供:李克玲)

 

李多迦和苏穆才(昭通教会黄亚童长老提供)

走近石门坎——石门文集——李克玲在纪念柏格理逝世百周年会上的讲话